追蹤
~Love in China~新手媽媽 虹蛙呱呱...
關於部落格
在泰國出生、台灣長大卻愛上中國的新手媽媽,用心築夢,體驗生命璀璨豐富的過程。2009年夏天,在天空部落重新開始....
  • 10797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勇敢的意義

叨叨絮絮閑扯了許多,我其實是想談談在大陸發生的,我們親身經歷的一個故事。話說這幾年鋼鐵漲價,什麼住戶鐵窗、公園椅子、路旁水溝蓋都會被偷去變賣。

事實上,偷水溝蓋在大陸二級城市中是很尋常的事情,一般路人經過時,通常就是搖搖頭,小心繞個路過去了,而偏偏我家老公因為之前車禍的關係,他的視角有限,那天經過的時候沒有看到路上水溝蓋被偷走,路中央出現了個黑不溜丟的大洞...。針對這個經歷,老公仿照章回小說提了回目,就是為了紀念這個故事。

第一回 李虹見路邊犬心喜忘事急 小牛受影響分心誤墜深坑

李虹是我在大陸的筆名,而我喜歡逗小狗、玩小孩的個性,到了哪裡都一樣。所以那天下午雖然行程有點趕,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,老公在前頭匆匆趕路,我同一個姐妹緊跟在後,但是看到路旁的胖叔叔牽著一條小小北京狗的時候,我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逗弄這個可愛的小東西...


好可愛的小狗
啊!牠現在幾個月大呢?」我開心的問胖叔叔

「吼~別玩了,我們還得趕著下個約呢!」老公心裡咕噥著,回過頭瞪了我一眼,卻沒停下腳步繼續前行著。就是在這個回頭的瞬間,老公踩了個空,左腳踏進了水溝蓋被偷走,路中央那個黑不溜丟的大洞。

說時遲那時快,為了不讓自己整個掉下去,老公用右腳小腿頂住洞口的邊邊,只是洞口不甚平整,還有個突出的小釘子,老公整個身體的重量往下墜,右小腿就在這樣的狀況下被勾出了一小塊肉,頓時鮮血淋漓.....。

第二回 鄉野醫生刀劍齊揚不給麻 李虹憂心硬撐陪伴先躺下

話說老公就這麼卡在洞口幾秒鐘之後我才發現,因為那時他已用盡全身力氣撐住自己不致繼續往下墜,卻也因此沒法再使力發聲叫喚正在幾公尺處哈啦的我們。...。

「老公,你還好嗎?」當我發現老公的尷尬處境時,尚未發現事情的嚴重性,問了個超級脫線的白痴問題。

「天啊!你好嚴重喔!要趕快送醫,怎麼辦?誰來幫幫我們啊?」等我跟姐妹過去扶他上來,看到他血淋淋的腿,我頓時慌了起來。

等我們找了弟兄來當幫手,一行人架著老公一拐一拐走到附近的醫療所去,請他們幫忙消毒包紮。

「你這個傷口...要縫一針喔!」很像鄰家大媽的五十多歲醫生氣定神閑地說道。

「才這點傷口...應該不用吧!」老公想到之後還要忙著準備隔一週要負責的活動與表演,很想儘早包紮完閃人。

「這個傷不縫一個月也好不了,縫了一個禮拜就能好」醫生語帶恐嚇地說。

「那好吧!」掙扎了一會,老公無奈地投降了。

「醫生,縫這一針有打麻藥吧!」我小心翼翼地問道。

「才縫一針,打什麼麻藥?沒的麻藥打!」醫生大媽很酷的拒絕,索性講起方言來了。

「可是...」

「沒啥可是的,趕快處理趕緊好啦!」不顧我們的抗議,醫生大媽說著說著就把其他人趕走,只留下老公在診間要動手了。

「不打麻藥,總能讓我在裡頭陪他吧!我要在裡頭!我以前有經驗,不怕的!」我說。

「你要在這哩,等會你昏倒了,我要救他還是要救你?」醫生大媽說。


「不管,我就要待在裡頭!我以前有經驗,不怕的!」想像老公在沒下麻藥的情況下縫針一定很痛,我的態度也硬了起來。

「好吧!但是你不能妨礙到我...」醫生大媽願意通融讓我繼續待在診間。

就這樣我站在老公旁邊握住老公的手,看著醫生護士熟練地準備傢伙開始消毒,當我看到醫生拿起粗粗的針,要開始往傷口動手的時候,我開始感覺到很不舒服,伴隨著一股暈眩,我的另一隻手扶住了吊點滴的金屬柱子,想要穩住重心繼續站著給予老公精神上的支持。

「才一針而已,很快的...」也不記得我有沒有說出聲音,暈眩的感覺卻越來越嚴重,我好想閉上眼睛悄悄地休息一下。瞇著眼休息一下應該不礙事...」我心裡這樣想著。

「老婆,你怎麼了?」正在專注於醫生縫針的老公突然發現我的手緩緩鬆開,身體往一邊軟了下去,嚇了一大跳,這時候針已經在他的小腿中穿梭了...。

「就說不要叫你待裡面你不聽,現在昏倒了吧!快找個人扶她出去」醫生大媽一邊指揮著,手上的動作可沒停下,仍繼續縫著傷口,而老公因為掛心我的狀況,反而沒注意到痛楚,傷口轉眼就縫好了。

原來我太擔心老公的傷勢,不忍心看到他受苦,因此暈了過去。本來準備好讓老公之後躺著休息的病床,居然我先給他躺上去了。

不久我悠悠轉醒,老公與E正擔心地看著我。等我知道剛剛發生的狀況,真覺得很不好意思!E已經趁我們都在休息的時候去幫我們辦好掛號手續了。她說櫃台的掛號小姐問說,那個昏倒的姑娘是不是傷者的太太,因為他們看我為了擔心而昏倒,看出來我真的很愛我老公啊!(羞~~)

第三回   跋山涉水撐杖返家路途難 休養生息醒來聞訊拚膽量


話說我跟老公都躺上病床了,弟兄姐妹也紛紛聞風而來,也有人拎了好吃的來慰問老公,並一起留下來等待老公手上的點滴滴完出院。在等待的過程中,大家就在病房裡吃東西,並打起當地流行的撲克牌遊戲~鬥地主與乾瞪眼來,老公用他吊著點滴的手拿牌,另一手取牌,一點都不生疏。歡樂的笑聲與諾大的陣仗,讓醫院的人以為我們是哪一號人物,經過病房的醫護人員莫不投以好奇的眼光。

好不容易點滴滴完等到要出院的時候,醫生提到為了避免感染,建議最好接下來三天老公都能夠再過來吊點滴打消炎針,想到老公需要撐著柺杖踏過爛泥巴路,一路艱辛地過河才能到這間醫療所吊點滴,我又有意見了。

「這藥我們能帶回去在河對岸找人打嗎?」我問道。

「可以阿,只要會打針的,誰打都行!」醫生大媽說。

「那好,請你一次把藥都給我們,這樣他就不需要長途跋涉過來,免得發生危險。」我說道。

可能因為人多勢眾,醫生大媽這次很快就答應我的要求。就這樣,我們從醫療所帶了一包三天份點滴的針、藥與酒精棉球回家。室友陪著我們搭計程車回家(這次不能跳車了),下車後大家在一旁扶著老公一拐一拐慢慢往前走,到了小區前頭那段爛泥巴路~看起來永遠不會完成的工地,工地中那個落差近二公尺的大洞,在黑夜中活像一頭張著血盆大口猙獰著的怪獸...。

看到眼前的路,我們全都傻眼了,而老公忍痛咬緊牙根、撐著柺杖貼著牆沿著洞口旁的窄路往前。我想,當年唐明皇在安祿山之亂往川蜀之地避難過棧道時,也不比這樣的狀況狼狽吧!

雖然接下來這幾天雖然老公不用過河打針,但是光是進出家門一趟都對腳上有傷的他非常挑戰,如果因此發生什麼危險,那不就更糟!

想到我以前曾經學過打血管針,在回去的路上我就自告奮勇地要幫老公打針,這樣老公就可以安心在家休養,等到腳傷痊癒。左思右想沒其他更好的方式了,老公也就答應了我的提議。

經過昨天這樣折騰之後,我們都睡得特別香甜。隔天一大早,老公精神奕奕地問我什麼時候要幫他打針。而我則開始支支嗚嗚的結巴起來...

「老公,我昨天說我會打血管針,這樣你就不用長途跋涉出門打針...」我說。

「對阿,老婆真是體貼,你要來打針了嗎?」老公睜著水汪汪的眼睛再問了我一次。

「在動手之前,我想讓你知道一件事喔...」我有點自首的小聲說著。

「哦...」老公察覺出有些東西不對勁了。

「雖然我會打血管針,但是那已經是十多年前事情,技術可能有點生疏了,不過我昨天觀察過你的手臂,我應該還是可以找得到的!但是如果一針打不中的話,請你暫時忍著點喔!」我告解似的一口氣說完。

「喔...」事已至此,老公也只能壯起膽、硬者頭皮任我宰割。

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兩人都一片沉默,老公坐在小廳的木頭椅子上看著我拿出打針器具、消毒、尋找適合的血管,準備下針...


 

最終回--光陰不待急事到來如南柯 羽扇輕揮笑談歷歷成相聲



話說老公因腿傷無法出門,在家中鼓足勇氣伸出手來讓我幫他打消炎點滴,第一天我一下就順利打進血管。第二天我因為前一天的順利而得意忘形,打了兩針才找到血管,讓老公白捱一針。第三天時,我更加小心,免得再讓老公白捱針!

關於吊點滴還有個小小的插曲:古城的衛生條件不是很好,所以在之前我跟老公、室友們相繼被傳染了紅眼病(結膜炎)。我的症狀算輕微,點幾天眼藥水即痊癒,而老公原本嚴重到活像小白兔的紅色眼睛,在連續幾天吊點滴的消炎藥效之下也逐漸好轉,另外兩名室友的眼睛卻腫得像鑲上兩只核桃般。所以當他們發現吊點滴對消除紅眼並有神奇的療效之後,兩個大男生便相約到附近的小診所吊點滴去了。

就這樣打了兩天消炎針,室友們的眼睛仍然又紅又腫,苦思後他們的結論就是,老公受傷所用的消炎針藥效較強,或者他們兩人已產生抗藥性,所以點滴無效...。幸好幾天之後他們眼睛的紅腫也漸漸消除。



在故事的一開始有提到我們那陣子忙著辦活動,那活動就是為了慶祝古城週年慶所舉辦的晚宴(關於晚宴可參閱我上一篇文章~
小小孩也參加晚宴)。照慣例晚宴需要表演節目,而因為古城團隊的成員少,每個人都有各自負責的節目。晚宴中我將很久沒練的琴藝再抓回來,在古城找了台古箏、憑著記憶湊出樂譜來箏曲演奏「子夜秋歌」,而老公則與另一位弟兄表演相聲。受傷之前老公根本沒時間想劇本,在家休養的這幾天他就將他受傷、縫針、在家吊點滴的故事寫進相聲裡頭,在晚宴表演中與弟兄表情生動地搖著扇子,說唱俱佳地表演博得個滿堂采!

那天晚上的相聲表演,是我看過最精采的了,或許因為我看到這齣相聲劇的內容,是用老公的織成的,在這幾天的經歷中,他活生生地體會到了「勇敢的意義」!

 



.......




「勇敢的意義」故事發生至今也有五年多,老公腿上的傷已經變成一塊鈕扣大小的摩卡色疤痕。有時有機會跟不同的朋友吃飯,我們夫妻倆也會一搭一唱雙簧般地說著這個故事。每次說完總能引起在場所有人的捧腹大笑,每說一次那場景又活靈活現地浮上心頭...。

說故事,是我懷念那段日子的一種方式。
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